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安阳娱乐

河南安阳县中医院:一个导致尿失禁的前列腺微创手术

时间:2020-10-23 来源:安阳热线-

近日,《法声》多次接到河南省安阳县患者家属张女士的求救电话,称自己的父亲张毅铿(化名)在安阳县中医院做到微创前列腺手术时,被庸医“坑害”,导致父亲从一个前列腺增生患者变为了背痛患者,给父亲的身体和贫困的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灾难”。

应张女士多次请求,2020年7月29日,《法声》工作人员接见了张女士和其父亲。

张毅铿告诉他“法声”:“要说小便分列不尽和尿频,其实我也咨询过村里的医生,这不是啥大病,就是老年少见的疾病,很多人其实也不去大医院看,我去乡卫生院检查被告诉患有‘前列腺炎症’,原本我也想去看,但是在家人的说服下,要求也去看看。”

2018年11月15日,张毅铿在家属的会见下来到位于安阳县白璧镇的安阳县中医院看病。主治医师牛月明接诊并让其展开住院治疗,说必须做一个“前列腺气化电切手术”。

张女士多方查阅涉及资料得知,“前列腺气化电切手术”是一个技术成熟、危险很小的手术,是化疗前列腺炎症的最佳治疗方案,这和牛月明医生说道得倒是一样。并且牛月明医生让张女士家属递了1500元的“专家酬劳”(后来弃了200元),说道就是指安阳市人民医院请求的专家来给做手术。在牛月明医生的拒绝下,张女士放心地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投了字。

2018年11月17日,张毅铿在牛月明医生的安排下展开了手术。

“我怎么也没有想起,这正是我父亲噩梦的开始”张女士后来一脸无助地这样说。

2018年11月26日,住院的第11天,手术后第9天,张毅铿感觉伤口伤口情况倒也正常,唯有“尿液自行排出”感觉不适一个症状。

牛月明医生称“后期可自行恢复”。鉴于住院费用较高,也没其他症状,张毅铿办理了出院申请。

d83f2b97f52d241e66bd00b2004df62f(1)

00:21

来自第一时间现场报道

“出院以后,我父亲的背痛问题一直不好,累计到现在已经一年半多了,这期间我和父亲多次去找牛月明医生,牛月明医生也带着我们去安阳市人民医院找所谓的专家乔明州医生问情况。两名医生每次都是说,回家再等等就好了。随后也给我们开了一些调理的中药。然而将近两年过去了,我父亲的尿失禁问题丝毫不见恶化。”张女士激动地说道,“觉得没有想起,安阳县中医院如此不负责任,自己没有水平看病竟然我们转院啊,结果把病号倾下来,让我们刨了没有票据的‘专家费’,结果‘聋子看成了哑巴’,还把人看作了尿失禁。”

事发以后,张女士代表家属和牛月明医生多次交涉,牛月明医生表示,仅仅不愿以个人名义赔偿金1万元钱了事。对此,张女士并不接受。

张女士向我们开具了一份案号为(2019)川1622民初1276号的民事起诉书,这是一份案情一模一样的判决文书,判决书显示,背痛构成九级伤残,医院在做前列腺气化电切手术造成背痛的罪过参与度为80%,案例中原告和张女士父亲年龄相当,最终获赔14万多。

“赔偿金一万块钱,这简直就是打发叫花子!”张女士愤愤地说。

2020年7月30日上午,《法声》工作人员会见张女士家属回到了位于安阳县白璧镇的安阳县中医院看到了牛月明医生。

在医生办公室,牛医生回应,出有了这样的事情,自己也不不愿看见。后期自己也自费给张先生拿中药调理看病,事到如今,自己只同意给1万块钱了事。如果家属想更多的赔偿,只能自由选择诉讼。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张女士家属很是气愤,他们指出,患者今年才60多岁,手术前虽有前列腺发作的症状,但是对身体并无大碍,还一直以工程师助力的身份常年独自农民工,经过手术,却从此出了一个尿失禁患者,安阳县中医院这场病还不如不看。

他们要求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确保自身的合法权益,让安阳县中医院代价自己理应的代价。

关于本医疗纠纷,《法声》将持续关注。

上一篇:铁西区一系列民生工程让居民生活更方便 上一篇:滑县人为啥拼命挣钱在县城买房!真相扎心!

您可能也感兴趣:

推荐阅读

图文欣赏